今天的刀片呢

君兮,喜欢活在空间。想起来了写点文。乐于发刀。欢迎私信点梗。王喻。

秋2.

*小学生文笔ooc预警
*校园清水向(大概
*不定期更新
*不要上升真人
*有小bug我知道。假装杰哥只比小鬼大一丢丢
*清水意识流
*前文戳我主页


C.1

王琳凯说不清楚是怎么注意到朱星杰的。

只是偶然有次在训练室练习时听到隔壁高级的流唱系也在上课。

有个声音飘忽却真切地传来。 一下就被他记在了心底。

他从未听过这种声音。他也并没有对于声音的偏执兴趣,只是一不小心就忽然记住了。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也没办法忘记。

那个声音有极高的辨识度。慵懒而感性。偶尔低沉下嗓音中带着些许轻佻的笑意。

他略略的有些分了神。训练也没办法走心。

几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很快过去,隔壁教室似乎也已经下课了,安静的走廊中偶尔传来一两句小声交谈的声音。

他关了音响,顺手拽起宽大的T恤下摆擦了擦汗,关了训练室的灯,推开了门。

走廊里的灯坏了两盏,昏暗的光线让他很不舒服,想要快些离开时目光却恰好落在前面黑色的背影上。

他至今仍旧记得那个背影。直至多年后坐在飞向异国的飞机上也仍旧记忆犹新。

那个人带着耳机,裸露在外的小片皮肤分外白皙。

隐约的,他听见那个人在轻声哼唱着些什么,右手用响指在轻轻的打着节拍。

他声音中带着独特的吸引力,尾音的上挑在他耳中越发清晰。

安静的走廊让他可以将那首熟悉的旋律从记忆中快速捞起。

那是他刚刚在练习室里一次次练习的曲子。

他蓦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有力而炙热。

好像要用尽所有的力气。

-tbc-

你们好…时隔多年我来更新了…

秋 1.


*小学生文笔

*应该是清水意识流

*cp星鬼

*校园(?)

*不定时更新。

*没有存货瞎写写的

*希望能被你们喜欢
——————————————————————————————

序。

这是他第四次遇到那个人。

当他又一次在篮球场边看见那人后忍不住在心底想。

看起来是个很有趣的人。他眯了眯眼睛,有细小的光华流转在他眼底。

我想认识他。

强烈的欲望与念想占据了他的思维,让他忍不住向那边走过去。

啊……皮肤真是白,怕是女孩子都要羡慕几分吧。眉毛蹙着,是在想问题?……不过看起来有点冷,希望不是个凶巴巴的人。

他一边走一边想,走神的愈发厉害,直到不小心撞上了那个人,以至于不小心跌坐到了地上。

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但他浑然不觉。

太好了,省事了。他只是这么想。然后抬头看着那个正低头看着自己面带疑惑的人。

“嘿你好,lilghost王琳凯,流行舞专业,我想认识你。”

对方笑起来。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起。

“你好。J.zen朱星杰,流唱专业,很高兴认识你。”

明明是客套的措辞与微笑,却让他心底有些欣喜。

就像他明明记得这日是立秋,气温依旧很高,但他却觉得被那个人所握住的手有对方留下的残余的热度。

如火焰一般舔舐灼烧。

-tbc-

安雷安 情人节贺文。

#安雷安# 情人节贺文 #喜欢劳k#

--------------------------

清水!!可能我的cp观有点奇怪!不喜欢别看下去了!

ok的话—> go
--------------------------

屋里的暖气似乎开的有点太足了。

安迷修撩了撩额前的碎发。

他缩成一团把自己扔在沙发的一个角落,自己养的猫从他肩边跳下,窝进他怀里。

“不要这么对别人都这样的毫无防备啊。”

他叹口气,伸手去揉猫的脖颈。

“快黄昏了,他也该回来了。”安迷修起身,光脚踩在地板上带来的凉意让他清醒了几分。

猫咪从他怀里跳到地上,扫了扫尾巴自顾自走到一边趴下,缩成白茸茸一团。

他打开冰箱,里面除了听装的啤酒就是烧烤用的酱料,他不意外的挑挑眉,继续手上翻找的动作。

门口传来钥匙在门中转动的声音,安迷修也终于在冰箱的深处找到一瓶苏打水。

“呲。”他把苏打水倒入一个杯子,看着透明的液体中不断产生气泡然后破碎。

“回来了?”他转身看着脱了西装外套的男子。

“嗯。屋里暖气开的这么足,你不热?”

安迷修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苏打水,味觉上的刺激感让他脑内有一瞬的失神。

“…喂。”

“呃,什么?”

男子好笑的看着他,眼尾和嘴角都微微上翘,被外面的冷风和屋内的热气所晕染,带了些许红。

“不说就算了。”安迷修把杯子放到桌上,走到沙发边,弯腰伸手揪起了地上白茸茸的一团。

“喵呜。”那一团尝试着挣扎了几下,发出不满的声音。

“雷狮,”他回头,扔过去,“你的猫。”

雷狮伸出一只手接住那柔软一团,然后将它和西服一起放在沙发上,开始解领带。

“我说,安迷修,”他一边龇牙咧嘴的拽着领带,一边回头。“考不考虑帮我揉揉腰?在办公室坐了一天疼死了。”

安迷修把自己缩成一团,白他一眼,自顾自的拿起手机准备玩游戏。

“喂。”

终于解下了领带的雷狮一屁股坐到安迷修身边,还顺势向那边蹭了蹭。

“怎么了?不高兴?”

安迷修闻言挑挑眉,丝毫没有从游戏中抬头的意思。

雷狮紫色的眼睛里有好看而又柔软的光流动。

他伸出手,迅速的在安迷修眼上蒙上领带并打了个结。

“做什么?”安迷修声音很平静,丝毫没有从前雷狮撩他时的正常反应。

雷狮翻身压过去,把整个人都塞进他怀里,脸在安迷修颈窝里蹭了蹭。

“情人节快乐。”

安迷修一手把领带从眼前扯下来,一手托起雷狮的下颌吻了下去。

“嗯。我爱你。”

--------fin---------

没了!!你们还想看什么??我不会写的【bushi

请个假x

抱歉。身体欠安。一直未写。

过段日子会回来写的。

某种意味上的喻队x你 #今天的喻依然苏#随笔#

 

#一个瞎几把记的概念# #有没有人愿意画啊#
#要画小窗找我授权!爱您!#

他。

傍晚。

有风。

和你。

======

白到有些透明的衬衫。

有风吹过,悄悄撩起衬衫一角儿,露出一小片胯部皮肤。

衬衫的领口稍稍敞开,因为颜色的缘故可以看到被风吹的附在皮肤上的衬衫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额前细碎的刘海被风吹起,太过碍眼便被撩到耳边。

“咔嚓”

有相机拍摄的声音。

他茫然抬头看去。

满脸笑意的你。

你也看清了他眼中倒映着的如血残阳。

无人可及的美丽。

韩文清 #一个印象随笔# 谁说韩队不能苏系列。某种意味上的男神x你

一个喻厨和朋友的flag.


---------

韩文清是向来严肃的。


神情严厉的让人忍不住就想遵循他的指令。

但总归也是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展了眉后颇有几分硬朗,属于北方人的强势和帅气。

====

他的衣服从来是深色调的。

暗灰色和黑色,沉闷严肃的像他这个人一般。


凌晨的天空甚是好看。

天空的颜色处于清醒和混沌的交接,暧昧的颜色配上他的衣服倒是副难得不违和的画面。

你撑起精神,端起相机想要给坐在楼顶的他拍个照。

“咔嚓。”

听到了声音的他转过头来,看到了刚刚睡醒不久还穿着睡裙的你,便展了眉。

“穿上。”刻不容缓的语气和一件黑色的运动外套向你扔过来。

你伸手抓住了那外套,披在身上。

向来严厉的韩文清身上的味道也是凛冽的。

“为什么上来?”他再次皱起眉开口。“风大,容易着凉。”

“看看你。”

他走到你面前时只穿了件黑色的运动背心,你可以轻易看到他腰部的线条。

刚刚运动完的他胸口微微起伏,锁骨是极明显的,喉结在他的呼吸下 略微动了动。

风撩起了他眉眼间被略被汗水濡湿了的细碎的发,

你看见晶莹的汗水顺着他额角流至脸颊,便伸手帮他擦了擦。


“走了。”他拽着你,快步离开风渐渐大起来的天台。

你们的背后是逐渐挣脱了混沌而清晰起来的晨光。




好吧。我尽力了。ooc属于我。嗝